【三峡日报】今日九凤谷

■吴绪久

九凤谷位于宜都市。这名字,有着明显的现代印痕。去了一看,果然如此,它是由丑溪改名而来。不过,这景区占地面积很大,分为赏花区、观光区和体验区,还是很值得看一看的。

九凤谷景区,让我感兴趣的当是紫藤园了。在三峡这一片,景区中有藤的不少,有大面积紫藤的却不多,鸣翠谷和石门洞那藤是莽藤,而九凤谷的紫藤是我目前所见面积最大、藤状最丰富的,有一万多株。那藤或盘,或卷,或绕,总能让你多看几眼。园区主人把紫藤搭成棚架,那藤攀上棚架,借着宽宽的厚厚的叶,俨然成了一个庞大的紫藤广厦。紫藤是开花的,四五月是它的盛花期,那花开后,一串串一串串从棚顶挂下,像垂下的多彩的珍珠,煞是好看。当年李白曾有诗吟紫藤“密叶隐歌鸟,香风留美人”,走进这园子,美女游客自然不少,当然鸟鸣声也不少。主人讲,倘若花开时来,穿行其间,仰头一望,那花会让你眼花缭乱,张口一吸,那花会若玉露般滴落在你唇间。现在不是花季,没那感受,但我看过那花的照片,真美!现在挂着的是紫藤荚,那是一种成熟的果实,你望望它,摸摸它,它都是这样静静地挂着。然而,它又似乎在告诉你,它曾经风光的过往,也似乎在向你预示,明年春那又是无比风华的季节!

在三峡各景区,瀑布多是看点。三峡琴瀑的悠然,三峡大瀑布的壮烈,泗溪瀑布的迭韵,总带给人不凡的享受。九凤谷,这瀑布更会让你心动的。仅仅是“飞流直下三千尺”吗?那你一定错了!它是多折迭,多形态,多方向,或奔泻,或冲刷,或跳珠,或湍溅,会带给你更多的冲击和遐想。

踏步上行,我和温新阶先生被一瀑布所吸引。这瀑布奔落,折转,平拉,再涌泻,悠然之时,如管弦轻鸣,怒然,又恍如战鼓重锤!细看,又宛如一位书坛神人巨椽之笔飞墨写下的“之”字,浓墨飞白,让人惊叹!兴犹于此,本不想再往上攀援的,可又一道瀑布让我们多了些好奇,它竟是穿过石隙而来……

再往上行,便是玻璃天桥,是缆道,是蹓索,都是年轻人寻找刺激的地方。我没去。于我,却是置身在这谷中,便也多了些思索。这溪为何称为丑溪?是说它的形异,还是说它的性野?于形何在,于情何在,于理又何在?其实,丑与美都是相对的。眼前的溪,何为其丑?它其实是最纯真的,是原始的,是天成的,最原生态了!此情此景,还能说它“丑”吗?如果真要说“丑”,那当是纯美的别样表达了!而且我在想,这九凤谷之凤,其美是不是真为丑溪涅槃重生?是“丑”的极致而至美呢?

离开九凤谷时,朋友们希望我留下点墨迹。余兴之中,我写下了:花香九凤谷,情满丑溪湾。

我是希望他们能将满腔的热情注入这丑溪,用前卫的理念来经营丑溪,不断积累起厚重的文化,这样,不论是在观光旅游,还是研学旅游方面都会有长足发展,自然,九凤谷这朵奇葩一定会喷放出更加馥郁的芳香来!

这是我们都希望看到的未来!